皇冠新2网-皇冠备用网址-皇冠开户网

皇冠新2网
当前位置:首页>批评投诉>批评建议>上海马术协会主席被曝暗中在农田保护区建赛马场

上海马术协会主席被曝暗中在农田保护区建赛马场

来源:网易财经
2012-11-06

    早在2006年,国家就已明令禁止占用农业用地建造赛马场,但却有一家官商莫辨的神通公司,以19.6万元人民币/年租用上海浦东新区约300亩农业用地块使用权,在缺乏相关土地性质变更手续的情况下,低调用于建造赛马场,至今已历时两年。

    据了解,该土地租赁价格为每亩1530元人民币/年,粗略测算,不及当地商业用地成交价的百分之二。而该公司副总为否认违规,竟无视事实存在的施工痕迹,称地块内的马场建筑物为“幻影”。

    不仅如此,在法律专业人士看来,这家公司还涉嫌违反国务院禁止党政机关办企业的有关规定。更为蹊跷的是,据知情人士透露,上海马术协会主席陶晓东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未经立项的“幻影”赛马场

    上海浦东发改委称:“曹路农投公司在该地块上的建设项目未向我委上报立项申请。”而曹路农投公司秦姓副总的说法则是:“根本没有建筑物,你眼花,看到幻影了吧?”

    与崇明岛隔江相望的曹路镇,是上海市浦东新区东部一个镇级行政单位——曹路镇。

    10月19日,网易财经接到该镇永和村村民万晓明和顾三村村委会内部人士徐杰(化名)举报称:“有人在曹路镇人民塘路以东农田内建造赛马场。”

    10月21日下午,网易财经前往上述地块实地调查后发现,赛马场雏形已成,且毫无农田迹象。

    在地块现场,网易财经看到共有五幢建筑,其中两幢白色外立面单层建筑不时有人牵着马匹进出;一幢主体建筑在建,该建筑有一个外挑平台,门前已建成草坪,类似观赛看台,并且楼后有已成型的轿车进出升降通道;而另外两幢多层楼(其中一幢建筑已建成,另一幢建筑外立面尚未完成)用途不明。

    此外,一条泥地跑道尚未完全建成,但已形成基本框架,两台挖土机正在施工。现场两位自称是工地看守的青年人告诉网易财经:“这里建的是赛马场”。而周边村民的说法是:“听说这里在种苜蓿草(一种用于饲养牲畜的牧草,笔者注),但两年来我们从没见过有这种草。现在有人说他们在这里造马场,已经造好了两座养马房,天天有人牵马出来溜达。”

    据网易财经了解,该地块承租人是上海浦东新区曹路农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曹路农投公司),出租方是曹路镇顾三村村委会。2011年1月,双方签订的《流转合同》规定:该土地以出租方式流转给曹路农投公司经营,具体项目为苜蓿草种植。流转期内,曹路农投公司不得擅自改变流转用途或用于非农建设。

    但在短短1年多之后,这份合同很快被违背。网易财经两次登门造访顾三村村委会,试图了解个中原由,但均遭其以各种理由婉拒。

    按照相关法规,地块开建任何工业/商业项目,应向所属市/区级发改委上报立项申请,但11月2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发改委办公室刘秘书转述该委投资管理处的话称,该地块的承租方——曹路农投公司“在该地块上的建设项目未向我委上报立项申请。”

    面对网易财经关于该地块是否在建造赛马场的询问,曹路农投公司一位秦姓副总经理直接予以否认:“没建赛马场,只是种些苜蓿草。草籽刚刚播种没多久,所以你还看不到。”

    事实上,在地块现场,网易财经不但没有看到有苜蓿草幼苗,也没看到用任何农作物种植痕迹,相反却看到了马场常见的建筑物。对此,秦姓副总对网易财经的说法是:“根本没有建筑物,你眼花,看到幻影了吧?”

    上述《流转合同》显示,租赁地块四至范围为“人民塘路以东,东靖路以南,长草屋路以北,张金圩以西”。而根据曹路镇城镇土地规划,该地块位处“基本农田保护区”内——所谓基本农田,即俗称的“吃饭田”。基本农田保护区,就是为了保护吃饭田,依照法定程序确定的特定保护区域。

    按照国务院在1998年颁布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规定,基本农田不允许改变土地性质。河北冀港律师事务所土地开发部、房屋征收部主任傅栋梁律师对网易财经称,“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作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

    近乎零成本取得地块使用权

    国家相关规定早已明令禁止赛马场不得占用农业用地。但巨大的价差却令其形同虚设。资料显示,2009年,曹路镇商业用地使用权成交均价已达392万元/亩。而曹路农投公司承租地价为1530元/亩,仅为前者的1.56%,近乎零成本。

    “你所称地块目前是基本农田保护区,我们没有收到改变土地性质的申请和通知。”曹路镇规建办主管该镇土地建设项目规划工作的叶女士告诉网易财经。

    事实上,国家早在2006年就已严禁在基本农田保护区范围内建造赛马场。

    据国土资源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限制用地项目目录》(2009-2012版)第七条“其他项目”规定:“赛马场项目禁止占用耕地,亦不得通过先行办理城市分批次农用地转用等形式变相占用耕地。”而国务院在1998年颁布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则规定:耕地包括基本农田在内。那么,曹路镇这块位于保护区内的基本农田,为何变为商用赛马场?

    《流转合同》显示:曹路农投公司以每亩1530元的价格,取得了300亩基本农田的使用权,总价19.6万元/年。“他们用非常低的价格租用了这些土地。”万晓明对网易财经说。

    通过对比,或许可以更为直观地理解上述价格的低廉。曹路镇辖内土地招拍挂资料显示,早在2009年,该镇商业用地使用权成交均价已达到392万元/亩,如果按国家土地法相关规定商业娱乐用地最高使用年限40年折算,每年成本为9.8万元/亩,而曹路农投公司承租地价为1530元/亩,仅为前者的1.56%。

    曹路农投公司有何神通,能以如此低价取得近300亩基本农田的使用权?

    曹路镇党委委员、曹路镇宣传部部长顾方强告诉网易财经:“曹路农投公司是曹路镇镇属企业,曹路镇为其全额出资方。”但颇为神秘的是,经查询,曹路农投公司工商档案显示,该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属法人独资形式,注册资金500万元。

    这家公司究竟是私营还是官办,精熟此中之道的业内人士——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古漪园经济城招商办的凌珠——告诉网易财经:“通常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是私营企业,如果该公司投资主体是法人独资,而法人代表是政府所属人员或指派人员,这是目前政府办企业的流行方式。”

    “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这个‘人’,可能是自然人,也可能是法人。如果是自然人独资,则必定是私营企业,如果是法人独资,则要看法人的性质是国有、集体所有制、还是个体组织,如果是个体组织,则必为非国有及集体性质公司。”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亚林对网易财经表示,“根据国务院在1998年下发的通知,国家党政机关已经不能再办企业,所以曹路镇的做法是违反国务院规定的。”

    上海马术协会主席是实际控制人?

    一家以农产品经营为主的公司,为什么要建赛马场?其中的奥秘或许在于,曹路农投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非曹路镇所称的属曹路镇政府。

    工商档案资料显示,曹路农投公司经营范围为“对本镇农业集体资产的投资管理及服务,农业投资,谷物、果树、蔬菜、花卉苗木的种植,食用菌的培植,预包装食品、散装食品销售”。

    一家以农产品经营为主的公司,为什么要建赛马场?其中的奥秘或许在于,曹路农投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非曹路镇所称的属曹路镇政府。

    曹路镇顾三村村委会内部人士徐杰告诉网易财经,“上海市马术协会主席陶晓东持有曹路农投公司暗股,而陶晓东名下持有一家名为‘东郊国际马术(上海)有限公司’的机构,经营范围中包括‘马术训练和马术竞赛’项目。”

    徐杰曾是陶晓东在曹路镇一家工厂工作时的同事,其曾与陶晓东关系密切,近年来因陶晓东生意做大,两人渐行渐远。

    与陶晓东一样是曹路镇当地生意人的万希峰(化名),也对网易财经透露了陶晓东和曹路农投公司的隐秘关系:“陶晓东和曹路农投公司法人代表徐忠东是一个圈子的人,陶晓东曾是曹路镇直一村的村支书,而徐忠东也是曹路镇政府人员,陶在农投公司持有股份,但比例不详。曹路农投公司在人民塘以东地块建赛马场,应该是为陶晓东所用。”

    公开资料显示,东郊国际马术(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法人代表为陶晓东。该公司为国内合资企业,上海兴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475万元出资额为控股股东,经营范围为“马术训练服务及技术交流,马术竞赛活动策划,马匹培育技术咨询,马用草料的种植及销售等”。

    而上海市马术协会成立于2008年,受上海市体育局的领导和上海市社会团体管理局的监督管理。2010年8月12日,陶晓东当选上海马术协会主席,东郊国际马术(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少华当选该协会副秘书长。

    值得一提的是,陶晓东的社会公开身份除了是上海马术协会主席,还是上海兴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但在兴中实业集团官网,其下辖子公司列表中没有列出东郊国际马术(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颇为低调,成立两年来,还没有建立官网。

 

责任编辑: su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