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新2网-皇冠备用网址-皇冠开户网

刘培峰文章

非营利组织的公开性
[2009-06-30]
 

    最近人们一讲到非营利组织就讲到非营利组织的公开性。面对非营利组织因为不公开所产生的各种社会问题,我们不能否认这样的观念的良好愿望,但是仔细考量,这样的说法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如果将这样主张作为一个政策不合理地推广,可能还是有害的。非营利组织不一定是公共性的组织,也不完全是公益性组织。对于那些公共性和公益性的组织,因为它们享受免税或减税待遇,公开吸纳或接受社会捐助,也即是说,它们在使用社会公共资源,因而,要求他们具有一定具有公开性,自觉接受国家机关、社会公众和大众传媒的监督是无可厚非的。组织的公开性和透明性是组织社会公信力的重要标志,也是组织能力建设的途径之一。从底线上说,也是组织合法运行的保证,因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对接受公共资助和捐助、享受免税和减税待遇的非营利组织作出了如是规定。除了公开性的规定外,法律还要求非营利组织必须以法人的形式存在,对法人的内部治理结构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并且设计了一系列的制约非营利法人的主管人员和成员滥用公共资源的制度性机制。公开性的要求如果没有制度化、程序化的制约机制也会成为具文。这就要求非营利组织建立一系列披露内部组织信息和活动信息的机制和方便公众了解、获知组织信息的渠道,将自己的组织目标和活动公之于众,自觉接受社会监督。 否则,国家主管机关的不作为,社会公众的冷漠、大众传媒的懈怠都会使非营利组织的社会监督流于形式。因而关键的是制度,而不是某些呼唤社会诚信的举动,当然我并不否定这些行动的热诚和社会意义。

    对于许多没有取得法人资格的非营利组织,或那些取得了法人资格的自助和互助组织而言,它们没有向社会公开募集资金,也不接受非特定目的的捐助,也不享受免税待遇。这些组织并不具有公共性,要求它们的公开性就有可能会损害到它们的自主性。从渊源上讲,组织的权利是个人权利的延伸,组织权利并不能击破个人权利。保护私人组织的自主、自治同样是法律的任务。也即我们不能将公开性的要求泛化。公开性是同组织的公共性,更直接地讲是同接受公共资源,也即募集资金、接受捐助,享受免税和减税待遇是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前述要件,公开性就无从谈起。此外,我们也应当看到,信息的获取和整理也要耗费社会资源和组织的资源。信息有时也属于私权利的范畴,信息披露也会损害个人的私权利。政府和公众对组织的监督和组织的自治性、自主权之间应当保持某种平衡。过分的强调公开性会使公共权力侵入公民个人和私人组织的私域,也从根本上损害了公民结社权。也就是说,非营利组织的公开性会降低交易风险,减少交易成本,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杜绝腐败,解决道德困境,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明晰法律关系,根据组织的性质界定其权利和义务。

 

   

专家详细介绍

刘培峰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非营利组织立法与管理,在行业协会商会研究领域的造诣颇深,近年来承担了部分行业协会研究课题,对行业协会商会的立法工作及其法律体系的完善有精辟、独特的见解。

专家文章列表

专家书目